无论你是专利写作代理人、诉讼代理人、分析情报代理人,甚至是专利交易操作代理人,检索都是基本技能之一。它将影响专利写作的质量、无效诉讼的成功与否、分析情报的准确性和交易操作的价值。

对于检索,要检索的数据对象至少包括专利、论文、期刊、论坛和博客。同时,还要关注新闻报道、公司财务报告、企业战略规划、用户行为、产品布局、技术状况和市场规模。只有这样,专利写作才能有较高的质量,无效诉讼才能有较高的成功率,分析智能才能有较高的精确度,交易操作才能有较高的价值。

下面简要讨论了不同类型的代理在工作中需要注意的检索元素和关键节点。

专利写作是将技术文件“转化”为法律文件,涵盖技术产品对市场的商业价值。为此,专利书面材料的检索应包括:

首先,检索受技术理解的制约。了解技术,不仅要停留在技术公开上,还要了解发明人以前的专利和论文,把握技术的发展脉络,挖掘未完成的技术内容。此外,还要进一步查找技术领域、竞争产品或市场竞争公司的技术状况,全面掌握该领域技术的技术“卖点”。

其次,检索服务的法律布局。本检索的目的是从***角度检索和确定最接近的技术文件和区别技术特征;根据检索到的现有技术文件,对技术方案进行有机的整合和扩充,提高创造性;对这一案例的总体把握具有工业化的理论实施意义。

最后,检索遵循业务价值。每一项技术在形成专利申请和取得专利权的过程中都有其商业价值。检索需要考虑技术或产品所涉及的市场现状、用户需求和潜在的市场增量。

通过以上三个维度的检索,取公约数,有目的地对权利要求书、实施例在说明书中的部署策略、附图的选取等进行布局,最终形成有价值的专利甚至专利组。

诉讼代理人的工作目标是使专利权无效或维持,从而使专利权请求权范围内的利益***化。因此,检索的目的和思路会有所不同。

对于“右攻击者”,首先要有一个明确的时间节点,即检索的起点。其次,检索要像“查三代”,检索要在这个时间节点进行。检索中的技术要素可以包括发明人、发明人团队、发明人导师、发明人所在院校和发明人所在国家,这些技术要素总能找到与以往案例关联度高或相关的“线索”。最后,合理运用法律检索和联合检索,将零散的技术要素“拼接”到所涉及的专利中。当然,搜索“搜索三代”的方案很多,不仅是发明人,而且从多个方面、多个技术要素来搜索“搜索三代”,这里不再赘述。

对“正当防卫”而言,检索是上述“逆过程”,从而“知己知彼”,实现有针对性的“正当防卫”。

专利分析是对核心团队、竞争对手、技术产品和行业的情报分析。因此,专利分析的首要任务是寻找指定维度以及与指定维度相关的其他维度,这既是专利信息分析的基石,也是获取准确信息的核心和关键。

传统的搜索思想只考虑搜索关键字确定、分类号)、申请日期、申请人、发明人、搜索范围等单个维度的“混合”。同时,如果目标边界和目的不明确,“盲目”确认“召回”和“精度”,则验证样本数据与检索策略可能存在“重合”,或者去噪策略过于单一和简单,导致“召回”和“精度”不准确。

作为对传统检索思想的补充,建议考虑各种检索元素的“深度”错位检索策略。例如,关键字和时间的深度交错检索策略。在时间维度上,技术关键词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具有不同的“技术含义”或“技术术语”。有必要考虑时间节点上关键字的变化,而不是不加区分地扩展关键词,导致后续的检索策略偏离既定的检索方向,通过该检索策略获得的数据样本具有不准确的查全率和精确性的严重后果。在这里,我们将仅从上述两个维度中的一个角度对检索策略进行简要描述。由于篇幅有限,我们不一一列举。

对于专利交易运营代理,有必要考虑交易的目的是寻求财富、名利或利益交换和转移。对于不同的目的,检索策略会有所不同,但一般来说,应考虑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应考虑主体专利的法律稳定性,需要通过法律检索来确定“三财产”的稳定性。

其次,要确定标的专利中权利要求所涵盖的产品范围和产品所涵盖的市场份额,并注意对方在这方面的交集。

最后,它将涉及定价,即交易双方之间的“交换”。这里的搜索将涉及双方主体专利所涉及产品的市场地位和双方在行业中的地位,进一步包括财务信息、人员、盈利能力、战略规划、关联公司等方面的信息搜索。

此时的搜索可以说是对搜索内容的尽职调查。搜索范围广,深度大。团队之间的搜索协作需要找到交易对手的“弱点”和双方的“双赢点”,从而实现交易价值化。